书摘

纯情少男暗自决心与暗恋对象同校学习

文章摘自《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作者:九把刀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本书简介:柯景腾读国中时是一个成绩暴烂而且又调皮捣蛋的男生,老师将他“托付”给班里最优秀的女生。只要他不认真学习,沈佳宜就会用圆珠笔戳他的衣服。在沈佳宜的监督和鼓励下,柯景腾的成绩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渐渐地,他也喜欢上了气质优雅的沈佳宜。但是柯景腾却不敢向心爱的女生表白,因为几乎被所有男生喜欢的沈佳宜对追求她的男生一律有一种反感,她只想好好学习,不希望别人介入自己的生活。但是,为何沈佳宜唯独愿意把心事与柯景腾分享呢?她对他究竟有没有别样的感觉呢?柯景腾暗恋沈佳宜八年最终能否修得正果呢?让我们走进《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一起来寻找最纯真的感动吧。[连载内容]

毕业旅行轰轰烈烈开始,平平淡淡结束。

回到学校,沈佳仪假装没有献歌告白这一档事,完全没有回应我,只是如往常般跟我一起读书、聊天、讲电话。我松了一口气,至少自己没有被讨厌。我果然特别……虽然距离超级特别,还有得喘。

但我的心境,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拉着许博淳到花店,研究起跟我们很不熟的花花草草。

“干吗到花店?难道你要买花送沈佳仪?”许博淳感到不自在。

“是这样没错。”我苦恼地看着花花草草上标明的花语传情。

每一朵花似乎都有它的意义。红玫瑰象征热烈的爱情,百合象征纯洁的爱情,紫色郁金香代表渴望的爱情,黄色郁金香代表永恒的爱情,七里香代表我是你的俘虏,玛格丽特是期待的爱情。

每一种意义,都跟他妈的爱情扯得上边。扯翻天了。

如果照这样送,我就一点也不特别了。

“你不要发疯了,沈佳仪不会喜欢你这样送花吧?”许博淳不以为然。

“那是别人。”

“啊?你在说什么啊?”

“那是别人。我不是别人。”我自言自语,慢慢说道,“别人送花恶心,我送花,还可以。”

我睁大眼睛,拿起了一朵俗称“小耳朵”[1]的花。

小耳朵没有穿凿附会的啰唆花语。它丑得很可爱。

“靠,好丑。”许博淳有些反胃。

“还可以。”我若有所思,端详着小耳朵。

杨过有小龙女,我有沈佳仪。杨过有龙女花,我有小耳朵。而杨过有大雕,我有许博淳。这不是命运使然是什么!

“走吧,雕兄。”我拍拍许博淳的肩膀,拿了一朵小耳朵付了账。

此后,沈佳仪位于大竹的家门口,便偶尔会出现我经过的痕迹。

一朵放在门下的,丑丑的小耳朵。

第三次模拟考结束,每个高三生都拿到一份大学甄试的简章。

放学后的黄昏,我拿着简章跑到和班门口。

“沈佳仪,你要参加甄试吗?”我翻着简章,杵着下巴。

“不知道耶,我还在研究简章。你呢?”沈佳仪也拿着简章。

“我也还在看,不过还没有想法。成大工业设计的限制蛮多的。”我搔搔头。

“但是我注意到交大管科,我有点想甄试那里,因为只有选考国、英、数三科。但我还不知道那个科系是在做什么的耶。”沈佳仪指着简章里的一页。

“管理科学啊……”我记在心上。

那还用说吗?以前我可以为了李小华跑去念我一点都不爱的自然组,现在,我当然可以为了沈佳仪,去念管理科学。

就这么决定。

我做了点功课。交大管理科学系共有两个组别,社会组,跟自然组,每个高中都各有两个名额。也就是说,我们学校共有两个学生可以参加社会组的管理科学系的甄试。

补习班前的阶梯。

“其实你不喜欢念二类组理工科的话,甄试管理科学这种模棱两可的系,说不定是你逃掉自然组的最后机会耶。”许博淳说,增长了我的想法。

“好像真有那么一点道理。”我将包好鼻涕的卫生纸,偷偷塞进许博淳的裤袋里。

当时精诚中学要参加大学甄试,是以成绩作为校内初选的依据。我的成绩还不错,沈佳仪的成绩更是棒透了,要排上甄试管理科学的顺位并不难。我可不愿意跑去甄试自然组的类别,因为如果以最顺利的状况,我们两人都进了交大管科,我又要面临跟沈佳仪不同班的恨境,我不要。

“所以,我要参加社会组的管理科学考试。”我深呼吸,开始催眠自己管理科学系,果然是,行!

文章摘自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作者:九把刀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同校 少男 决心 对象 学习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