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地铁清洁工偶遇当年情人,穷小子成大富豪

文章摘自《地铁幽光》
作者:若花燃燃   出版社:安徽文艺出版社
本书简介:地铁古井站的诡异事件已在城市中四处流传。地铁尚未运营,一名小男孩离奇死于隧道中,之后一名女子丧命于地铁轮下,她的惨死仿佛点燃了通往地狱的导火索,行进于古井站的地铁好似人间炼狱…… [连载内容]

肖桂芬把自行车骑得飞快,满腔的怒火化作脚劲。

 早晨的风带着冷意与湿气,吹得脸颊冰凉湿润,好像流了泪又干透了。 她怨恨完韩老头,又开始怨恨自己的父母。当年她明明是中意小山哥的,父母不准,说他是个体户,姥姥不爱舅舅不疼,是没有出路的。又说小韩是社会主义中国的 伟大工人,根正苗红,一辈子捧着铁饭碗,嫁给他一世安稳。结果呢,半辈子的安稳也图不上。

 她恍恍惚惚地想,要是当年能顶住父母的以死相逼就好了,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种处境。两年前她在帮工的餐厅看到小山了,开着大奔,挺着个肚子,脸上一层油光。她认出他,羞愧地赶紧低下了头。然而这是多余的,因为他压根儿不认得她,余光都没扫及她。

 她也认出他身边的老婆,不就是当初帮小山看店的那个叫菊芳的外来妹吗?记得每次肖桂芬到店里的时候,这丫头总是嘴巴抹了蜜似的叫她嫂子。

 如果是别的不认识的女人,她也许还会好受些,而菊芳,小山不是常常笑她土,还说她不及肖桂芬的一个手指头吗?连自己手指头都不如的女人,结果却成了当年爱人的妻子,过着比自己恣意万倍的生活。

 肖桂芬那刻真是万箭穿心。

 此后的日子,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回想着菊芳手指上的巨大钻戒、肩上披的狐裘……这一切都应该属于她的。

 每回想一次,这种强烈的懊悔掺杂着憎恨就吞噬心灵一次。她恨父母、恨韩老头、恨菊芳、恨小山、恨政府、恨社会,甚至恨新生的婴儿……她看谁都不顺眼,看谁都是敌人,都是剥夺了自己人生幸福的凶手,让她像条野狗一样卑贱地生活。

 然而她的不顺眼还不能光明正大,作为地铁站的一名清洁女工,乘客的一个投诉就可以让她卷起铺盖走人。她只得低下头,脸上有时候还要堆上笑容,言谈也是小心翼翼的。除了韩老头,在其他人面前,她只差在脸上写上“我是无害”四个字。

 同事们都称赞她老实,是个难得一见的老实人。

 肖桂芬阴阴地笑笑,冲着地铁古井站入口的大型宣传窗啐了一口。宣传窗里一群穿着蓝色工装的中年妇女们列队微笑着,图片下方有一行字:创造世界上最清洁的地铁,感谢勤劳的地铁美容师们。

 地铁美容师?感谢?

 肖桂芬在心底大笑,亲朋好友哪个听说她在地铁站当清洁工人,不是一脸的鄙视?说话都与她保持着距离,好像她就是垃圾。要他们感谢,还不如六月飞雪的可能性大。

 这世界她已看得通透彻底,是冰冷的、不留情面的。

 将自行车锁好,肖桂芬从工具室拿出清扫工具开始巡视。地铁公司对她们的要求是随时保持地面干净,所以一看到垃圾就得清理掉。走累了,她会寻个没人的角落休息一会儿。

 有时候,也会有几个同事聚过来,扯一下家长里短。中年妇女聚在一起,话题无非是炫耀与哀叹。她们做着社会底层的工作,可以炫耀的东西很少,无非是老公待自己好,又或是子女聪明有出息。大多数时候是哀叹,叹自己命不好,叹物价上涨得快,叹自己渐被社会淘汰。

 肖桂芬不爱跟她们聚在一起闲扯,因为她实在没有什么可值得炫耀,光一个老公就让她比别的女人矮三分,而自己的儿子也是三流大学毕业的,工作仅够养活自己。她 宁肯一个人静静地看着人来人往。看到年轻漂亮的时尚女孩不免要怨恨一番,怨恨她的青春活力,也怨恨自己为什么不晚生二十年赶上这好时光?看到年龄相仿的夫 妻相偕出游,她又要怨恨一番,人家怎么过得如此恣意,人家怎么可以如此恩爱……总而言之,这往来的人她都是怨恨的。因为她自认是天底下最最不幸的人,有这 个权力怨恨他人。

 时间就在她的怨恨里飞快地滑过。

 又是一天。

 看到最后一列进站的地铁,肖桂芬的心绪烦躁起来,又要回到那个简陋的家里了,又要面对那颗头发稀落的脑袋了。年轻时候,她与韩老头谈不上恩爱,却也和和气气。这两年简直比仇人见面还要糟糕,生活的重压压弯了他的背,也压扁了她的心。

 她拿着扫把与簸箕走进地铁车厢,地铁又摇晃着往下一站也就是终点站开去。

文章摘自 《地铁幽光》 作者:若花燃燃   出版社:安徽文艺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富豪 清洁工 地铁 小子 情人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