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沈从文一语道出年轻人爱做梦的缘由

文章摘自《沈从文妙语录》
作者:沈从文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本书简介:沈从文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乡村世界的主要表现者和反思者,他认为“美在生命”。他虽身处于虚伪、自私和冷漠的都市,却醉心于人性之美。他说:“这世界或有在沙基或水面上建造崇楼杰阁的人,那可不是我,我只想造希腊小庙。选小地作基础,用坚硬石头堆砌它。精致,结实、对称,形体虽小而不纤巧,是我理想的建筑,这庙供奉的是‘人性\\’。”本书精选了沈从文才情思想俱佳的句子,给读者提供一个可玩味的读本,为读者快速领略大师的语言艺术,简捷走进哲人的心灵世界,提供了一种可能。[连载内容]

似乎正在同上帝争斗。我明白许多事不可为,努力终究等于白费,口上沉默,我心并不沉默。我幻想在未来读书人中,还能重新用文学艺术激起他们“怕”和“羞”的情感,因远虑而自觉……

我爱听火车的呜呜汽笛。从这中我发见了它的伟大;使我不驯的野心,常随着那些呜呜声向天涯不可知的辽远渺茫中驰去。

人是全靠要有些空想才能活下去,这不是瞎话。你不拘想什么,那都行。你总应当想一些你所作不到,看不见,无从摸捏的事事物物,你活下去也才有趣味。

人到无聊,便连梦也不会作一个好的。我一夜同上一个似认识——又像不认识的幽灵般人一道走着。行了不知多少的路。上下了无量数崄坡,涉过十多条大河;又是溪涧;又是榛莽丛林;又是泥淖,为甚目的而走呢?我也不知道,只盲目的走,无意志的前进。

这不是我一种生活的缩影是什么?我知道,我如今还是走着!我还是梦一般走着!

二十岁,不错,二十岁了,孩子的美丽光明的梦,被我作尽了!黄金的时光,被我浪费完了!少年的路,我已走得不剩什么了!时间在我生命上画了一道深 沟。我要学二十年前初落地时那么任意大哭:虽然不能把我童年哭回,但总可以把我二十年来在这世界上所受的委屈与侮辱一齐用眼泪洗去。

一个人到真真感到寂寞时节,是没有牢骚可发的。一切看得明明白白,只自痛心于不能自拔的幻灭情形中,沉默了!

为什么要活?这也像为什么要死的问题,是一个不必追究的问题。然而我对此有一点见解,便是我的活是为认识一切:我所认识的是人与人永没有了解时候, 在一些误解中人人都觉可怜的;可怜之中复可爱。倘使我这心,在另一种状态下还有恢复的机会,我的工作方向当略略转变,应当专从这人类怎样在误解中生活下来 找一种救济方法——然而这时代,人人正高声唱着文学也应作为政治工具的时代,我所希望的又是应当如何为人齿冷!

文章摘自 《沈从文妙语录》 作者:沈从文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沈从文 一语 缘由 年轻人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