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温柔俏主妇柔声安慰暴躁丈夫坏情绪

文章摘自《女人突围》
作者:苏月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本书简介:这是一群女人,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已婚或者是未婚,白领或者娼妓,在她们成熟而冷漠的背后,隐藏着世俗的心境。也许所有的女人都不能免俗地沉陷在一些东西里,爱和被爱,婚姻和单身,幸福和堕落,精神和性,爱上遥远的没有见过的人,以一种昂然孤寂的姿态,表白或沉默,柔弱或强悍,在一望无际的时光里迂回或者穿行,追寻的,不过是和男人并肩而立的各自精彩,还有夜晚相拥而眠的柔情,向往的不过是一个男性厚实的肩膀。当欲望在夜晚复活,寂寞缠身的隐痛就浓缩成一个小小的凸起的伤痕,乘着深夜的风,蔓延成血。天快亮了,睁开眼,发现似乎能做的事情,还是一个人的突围。[连载内容]

我。

亲爱的,我在这里。

上帝为证。

我们。

总是被莫名其妙地爱上,然后,被寄托上某一种理想。不朽着。

一切也许都是自我的虚枉悲凉罢了,我们无所畏惧。

他。

善良的男人杀人不眨眼。爱人,就是那个杀千刀的人。

他们。

人生就是一碗粥,在岁月的喜宴里闹哄哄一场。

落幕后,呼拉拉散场,只留下一声叹息,鸡毛一地。

散场了,回家吧。

我。我们

那只被搁浅的鲸

暮春。

早上的阳光很好。星期天,苏月很早就起来了。先是把衣服洗了,然后是整理一下自己在阳台上的书架,把书拿了下来,一本一本地重新摆好,然后用干净的布把灰尘擦掉。窗户外面是带有一点花香的空气,房间里有音乐响起。

苏月有一个爱好,在她做家务的时候她总是喜欢放音乐。她喜欢一边听音乐一边做家务,有的时候就随着音乐轻轻地哼着或者是偶尔摆动一下身体。

整理书架之后是洗衣服,拖地。

地面干净。春天的阳光照了进来,屋子里突然就有一种很轻盈的味道。

然后买菜。她不是那种很惊艳的女人,相反,显得很温柔腼腆。但是,走在路上,仍然有很高的回头率。她想,可能是自己在心情好的时候就会洋溢着一种明显的幸福感,步履轻盈自信,头发在阳光下闪着很健康的光泽,那种光泽总是随着步子的暗自的跳跃有着很有节奏的旋律。

苏月觉得有的时候做饭也是一种享受。自己扎着有美丽花纹的围裙在厨房里走来走去。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买什么就做什么。当把做好的食物放在洁白的盘子里的时候,怎么看怎么舒服。

苏月的丈夫到了家的时候就窝了一肚子火。贝贝正在客厅里玩玩具,这时候他看着一屋子的玩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先是把凑到身边的猫踢出老远,然后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并大声喊:“苏月,苏月。”

苏月从厨房里走出来问:“什么事,发那么大的脾气?那猫都快让你踢死了,你就爱护一下动物吧!”刚说到这儿,那猫又凑了上来,但是又被丁飞踢了一脚,猫痛得“呜”的一声,飞也似的逃了。猫跑得飞快,于是,在很光滑的地板上打了一个趔趄,但是爬起来又跑。

“怎么了,丁飞?”苏月生气了。

“怎么了怎么了,你说呢?我看见猫就烦。”

猫躲到了厨房里低声地呜咽着。

文章摘自 《女人突围》 作者:苏月   出版社:团结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柔声 主妇 情绪 丈夫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