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朴素大龄女和英俊男客户不可不说的秘密

文章摘自《隔壁女子》
作者:向田邦子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本书简介:本书是五则在追寻与放弃中摆荡、思索幸福或不幸、游走于信任与背叛,关于爱情与家庭的故事。 向田邦子以细腻的观察力剖析男女间的爱欲纠葛,深刻描绘猜疑、谎言与寂寞,在不尽的余韵中令人回味再三。 她怀着秘密的恋情猝然而逝,却为我们留下最美丽深刻的爱情佳作!因为无法拥有,才会渴望自由和独立。[连载内容]

“没错,他是在广告公司工作。”

一看到风见意外的眼神,直子已经没有退路了。

直子的父亲的确是在广告公司服务。当年他失业无所事事时,被夜校同学收留,在地方的小印刷厂接订单糊口,主要是帮超市等撰写夹报广告的文案和排版。

“老板赔钱哭,跳楼大甩卖!”

直子早上出门上班前,还瞄到类似的文案草稿。

这里的墙壁是整片镜子,映照着直子和风见的身影。

风见二十六岁,是那种在早晨巅峰时间,从地下铁大手町站里涌到地面、抱着印有公司名称牛皮纸袋的典型年轻上班族。

他长得不算帅,感觉也不是很干练;不过教养很好,和直子相较之下,竟有点像是姐弟。

就算直子再自恋,也自知比不上。

她的长相平凡无奇,再怎么用化妆和华服掩饰也增添不了美色。参加婚宴时,事后常有人惊讶“什么?那次你也有去吗?”甚至还被上司说过,即便在路上遇 见,也只会记得她是常披着蓝色工作罩衫的女孩。缺乏风采的直子就像是影子般的存在。她曾经有过两三次的单恋经验,不知不觉便到了二十七岁的年纪。就在直子 对婚姻已经死心之际,却认识了客户之一的风见。

过度包装个人的身世,事后必将自食其果。明知道结婚之后,一切都将露出破绽,但直子也无所谓。她珍惜的是眼前这一瞬间。

父亲的兴趣是唱民谣小曲,直子小时候也学过,只是因为每次上课都会笑场,父亲才死心不让她继续受罪。不过她还能唱一点就是了。她还故意秀了“桥弁庆”里的一小段:“本人乃住在西塔旁的武藏坊弁庆是也。”

一旦撒了谎,就越滚越大。

她的母亲和父亲同年,都是五十三岁,学过茶道和插花。大概因为这个缘故,至今仍十分讲究礼节派头。她一向不屑喝麦茶,常常皱着眉头说:“与其喝那种东西,还不如用冷水泡淡一点的绿茶。”

“真是太棒了!”风见越来越惊叹。

直子编说十八岁的妹妹最喜欢写诗,还曾经投稿专业杂志获得第一名的五万元奖金。

“你们家是公寓吗?”

因为风见提起,直子便回答是有庭院的独栋建筑。风见的叹息更加真切了。

“那家里有铺榻榻米的和式房间啰?”

“有呀。”

“现在这种时代,这可说是最棒的奢侈了。”

风见说,也许是因为他住在单身宿舍里,光是听到有榻榻米、廊沿,就让他整个人麻掉了。

“小时候暑假会回乡下,我总是坐在廊沿边晃着双脚边吃西瓜,还跟亲戚小孩比赛吐西瓜子。”

躺在榻榻米上睡午觉时,因为将脚跨在墙壁上很舒服,所以常常这么做。结果在墙上留下了黑色的小脚印而被家里斥责。

“庭院里应该有种树吧?”

“没有种树怎么能算是庭院呢。”

有松树、枫树和八角金盘。厕所旁边还种了南天。

“南天呀。”风见闭起眼睛想象。“俺已经好久都没看过南天树了。”

都从“我”改称自己为“俺”了,直子高兴得耳垂都发热了。

“你的生活真的好享受。”然后风见又问,“是自己的房子吗?”

直子以一副“那还用说”的态度轻轻点了点头说:“不过坪数不是很大就是了。”

她当然不敢说那是块三十坪不到的租借地,因为和地主有纠纷,正闹着要不要搬离。虽然心头出现一阵小小的刺痛,但此刻醉意超越了一切。

镜子里面除了直子和风见,还照出其他几对情侣。他们之中又有多少人说着真话呢?

坐在这间脱离生活感、白色闪亮的咖啡厅里,情侣们伪装自己地交谈着,做着短暂的美梦。

文章摘自 《隔壁女子》 作者:向田邦子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秘密 客户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