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年轻女子婚前恐惧大爆发 婚后生活看似安逸

文章摘自《鲸鱼之歌》
作者:皮考特(Picoult, Jodi)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本书简介:我的人生只为一样东西而沉迷——鲸鱼之歌,起初,我以为,吸引我的,是这音域宽广的曼妙歌声,却原来,只是因为,在那歌声之中,悲伤如影随形。婕的丈夫奥利弗是全美首屈一指的海洋研究专家,多年来一直沉迷于鲸鱼歌声的研究当中。他能追踪到万里深海的座头鲸,能敏锐地察觉鲸鱼歌声中每个音节的细微变化,可是,却从没有注意到妻子的心伤。当曾经温暖欢笑的家变成不堪忍受的冷漠牢笼,婕想到了逃脱,她要去遥远的苹果庄园重寻自己的幸福。可是,她的丈夫,那个有着高超技巧的追踪高手,又怎么会找不到她呢?在苹果庄园里等待她的,究竟是真正的幸福,还是另一番心碎挣扎。[连载内容]

结婚前一天晚上,我惊叫着醒过来。父母走进来抱住我;拍拍我的头,替我抚顺头发,这些都做完了,我却仍停不下来。我紧闭着嘴,继续像夜行动物一样,发出高亢刺耳的尖叫声。

父母并肩站着。我们住在波士顿一片刻板无趣的郊区,邻居一个个全被我们吵醒了。我看见一栋栋房子里亮起灯——蓝、黄两色的灯光闪烁着,好像过圣诞节——奇怪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平常不是这样的。我当时年方十九,是韦尔斯利大学的优等生,在1967年,这算是不小的成就了。我马上要跟自己梦寐以求的男人在墙板刷得雪白的典 型新英格兰[1]式教堂结婚,喜宴——有戴白手套的侍者和鲟鱼鱼子酱的华丽喜宴——就设在娘家的后院。蜜月归来,即有一份工作等着我。实在说不出将来会有 什么不顺。

到今天我也始终不懂为什么。尖叫突如其来,突如其逝。转天早上,我嫁给了奥利弗·琼斯——那个赫赫有名的奥利弗·琼斯——理论上就要跟他“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镇上只有我一个语言矫正治疗师,为此我常需频繁往来于圣地亚哥的各间小学。现在已经不会忙不过来了——丽贝卡已经长大,能自己照顾自己,而奥利弗又 时常不在家,家里的事不像以前那样多了。我喜欢我的工作,但跟奥利弗喜欢他的工作的感觉不一样。对奥利弗来说,你就是让他住在阿根廷海岸线上的一顶帆布帐 篷里,只要每天看着鲸鱼在温暖的水域里歌唱,他也会心满意足的。

我的工作是协助孩子们找到他们的声音——那些孩子有些入学时就不会说话,有些说话咬舌,有些先天腭裂[2]。一开始我都是让他们挨个儿走进我那间小 小的临时教室,他们穿凯滋牌帆布鞋的脚在地上磨啊磨,怯怯地不时瞥一眼那台令他们生畏的录音设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有时候我也跟着不说话,直到他们自己 打破沉默来问我,该做什么。也有小孩这时候会用手去捂嘴;我甚至碰见个小姑娘,当场就哭了:他们听不得自己的声音,别人对他们说,他们说话的样子难看。我 的作用则是,让他们明白,其实有人愿意听他们说,也接受他们说话的方式。

[1] 译注:美国东北部六州的总称,其中包括马萨诸塞州。

[2] 译注:口腔软组织或骨组织畸形,轻者吐字不清,重者导致语言能力完全丧失。

文章摘自 《鲸鱼之歌》 作者:皮考特(Picoult, Jodi)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女子 生活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