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高中女生如愿考入大学开始恋爱生活

文章摘自《戏剧学院的彪悍女生》
作者:玻璃灰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本书简介:《戏剧学院的彪悍女生》以写实的手法讲述了木子、老马、薇薇三个学编剧的女生,在戏剧学院爆笑又心酸的生活。从木子接到入学通知书,兴高采烈想对暗恋三年的师哥表白,却意外遇到流氓开始。充满幽默温馨又满溢着哀伤回忆的大学生活逐渐展现在读者面前,充分展现了一群对艺术执着的年轻人在戏剧学院这个特殊的环境中边奋斗边沉沦的辛酸路。[连载内容]

戏剧学院编剧专业的入学通知书下来的时候,我正穿个肥大的T恤翘个二郎腿躺床上看删节版的《金瓶梅》,正看到李瓶儿与西门庆偷情的关键时刻,图书编 辑却把最激动人心的床上戏删除了,然后括号里标了几个字:“此处删除二百三十字。”气得小娘我捶胸顿足,差点口吐白沫倒地气绝。

 老妈一看是本科顿时笑得满脸开花,一改往日算计的本色甩给送信的人两百大洋,然后冲进我房间高喊着要大办。我慌乱地把书藏到背后,装出无比文静纯洁的乖乖女德性,却因为过度紧张而脸红脖子粗。好在她误以为我太激动,叨叨了几句就颠出去给七姑八大姨们打电话炫耀。

 门关上的那一刻我心情却沉到谷底。本来一心想考北京广播学院(现在鸟枪换炮改叫中国传媒大学了,那时候还不知道其实广院编剧专业很一般,只是出了些看着人五人六的知名的播音主持),结果由于数学太差导致总分差3分给调剂到了戏剧学院。

 一说起数学还是愤愤不平。2000年高考那会儿很多艺术类院校文化课总分不用加数学,偏偏广院加。于是在数学考场 上,有个长着一双死鱼眼跟个矮冬瓜一样的监考老师一看我们全是艺术类考生,为了早回家竟然撺掇大家早交卷,跟个老娘们一样喋喋不休地说什么你们又不计数学 分,在这儿耗着也没用等等,他爷爷的!

 于是只考了半个小时整个考场里就剩下了我和另一个女生。那个该杀的男老师为了让我也赶紧交卷滚蛋,屁颠颠地跑过来 站在我身后看我做题,还故意不时用手指指某个题,却不说是对还是错。本来我数学就差,这样当然更做不进去了。但我的倔劲上来了,端坐在那儿发呆死活不交 卷,心想:“不让老娘做题,老娘也不让你早回家,哼!”

 后来他终于忍不住了说:“这位同学交卷吧,反正剩下的你也不会做了。”我强忍着冲上去撕他的头发摔他的眼镜的冲 动,故意装出纯情无辜的样子一本正经地说:“老师,我们班主任说了,不到最后一分钟不准早交卷。”看着他脸上一瞬而过的失望愤怒的表情我心里那叫一个爽歪 歪。这时候另一个监考老师熬不住了,跟他打个招呼自己先闪了;那个女生也熬不住撤了,临走前还偷偷冲我伸了伸大拇指。后来我们俩竟然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的同 一个专业。缘分啊!

 就那样,那天下午我和那个矮冬瓜在空荡荡的考场耗了整整一个多小时,直耗到彼此暗中把对方的祖宗八代骂了个遍。于是150分的数学题我考了79分,从此与广院无缘。

 唯一高兴的是,这个通知书预示着跟老爸“高中不准谈恋爱”的约定终于结束了。从此我可以想泡哪个爷们就泡哪个爷们,从此在绿树成荫的大学校园里,可以和喜欢的男生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从此天高皇帝远父母管不着老师懒得管的鬼混时代终于来了!

 我翻出珍藏的彭宇家的电话号码,看了又看,激动不已。彭宇比我高一级,单眼皮高鼻梁,一米九四的个儿长得阳光帅 气。记得第一次见他时我正上高一,有次中午放学去食堂买饭,我正排着队直勾勾地看着那些菜流口水,突然被一个人猛地撞了一下。我顿时火冒三丈,愤怒地回头 却看到一个腰,顺着抬头看,是一个个子特别高的帅气的男生。我忍不住说:“哇塞,好高啊!”他低头冲我笑笑:“对不起对不起,后面人太多了。”笑容里阳光 灿烂又带着点腼腆,那一刻我竟然有种眩晕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那个笑还是因为他太高了。我赶紧转过头心扑扑直跳,竟然忘了说没关系。于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 中午,他阳光灿烂又带点腼腆的笑容定格在了我情窦初开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几天后全校运动会,那个男生穿一身白色运动装,高挑的个子在一堆比赛的人中格外突出。后来他很轻松地破了全市跳高 纪录和男子5000米的纪录,全校沸腾。尤其在他跑5000米冲刺的时候,很多人围在操场周围疯狂地给他加油,那时候才知道他叫彭宇。从此开始了对他长达 三年的暗恋。

 辗转反侧,最后下定决心,向彭宇表白!我一定要告诉他这三年来对他的思念!告诉他我上大学了,可以谈恋爱了!

文章摘自 《戏剧学院的彪悍女生》 作者:玻璃灰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高中女生 大学 生活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