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古堡内一家人形同陌路无法沟通

文章摘自《1945年的恋人》
作者:丽雷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本书简介:朱丽叶从小便依恋着外公那位于沃顿庄园的花房。无论外面如何炎凉凛冽,在这里,她始终都觉得温暖而宁谧。长大后的朱丽叶成为了一位著名的钢琴家,就在一次非常成功的演奏会之后,她听到了一个几乎将她袭倒的噩耗:她的丈夫和儿子突逢车祸,双双殒命。心碎了的朱丽叶回到家乡,重新去花房寻觅儿时的温馨。此时外公已去世,凋敝多年的沃顿庄园正逢翻修,在她外公曾经居住的房间的地板下,找出了一本日记,记录的是二战期间在远东的战俘经历——这难道是一生痴迷于园艺的外公写下的?百思不得其解的朱丽叶从此在独居的外婆那里知晓了一个故事,一桩发生在六十年前的美丽而哀愁的往事。而这其中揭开的秘密,让她和周围所有人都惊颤不已,张皇失措。[连载内容]

每晚,我都做同一个梦。仿佛我的整个生命被抛向空中,变成无数碎片散落下来,前后颠倒,里外混乱。我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错乱不堪。目之所及,天崩地裂。

都说人的梦境很重要,因为它预示着一些东西,一些你想刻意隐藏或逃避的东西。

我没有逃避什么。我倒是希望我可以。

为了忘却,我选择睡眠。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来回忆,现在,我只需要平静。

我没疯。尽管我近来常常冥思苦想疯狂的滋味到底是什么。这世上成千上万个独立自我的个体,每一个都拥有自己专属的DNA,都持有自己对这个世界最独特的认知。而且人与人的观点往往不尽相同。

所以我相信,人类真正意义上一脉相传的仅仅是受之父母的骨肉躯壳而已。比如,我常常听说人们在悲伤时候的反应千差万别,很难说哪一种反应是错误的。有的人日日悲号;也有的人看似无动于衷,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照常过日子,却把悲伤深深地埋在心里。

我已不记得我当时是怎样的反应,反正没有一连哭上好几个月。事实上,我几乎没怎么掉泪。

但我也不会淡忘。永远不会。

我听见楼下传来声音。我想我该起床了,至少要假装准备好迎接未来的日子。

*  *  *

艾丽西亚·霍华德把她的路虎停在路边,熄了火,沿着小山坡向那栋村舍走去。这屋子的前门永远不会上锁,所以她打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站在依旧昏黑的客厅里,艾丽西亚不禁打了个寒战。她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开,继而拍了拍沙发上的靠垫,拿着三个空空的咖啡杯进了厨房。

打开冰箱,柜门上残存着一瓶孤零零的、剩了一半的牛奶,架子上搁着杯过期的酸奶,一点黄油和一个蔫了的西红柿。她只好关上冰箱门,去找面包盒。空空如也。艾丽西亚坐在餐桌旁,叹了口气。

她想起自己温暖富足的厨房。炉子上煮着晚餐,香气四溢,耳边传来孩子们轻快的脚步声和阵阵欢声笑语……那是她的家,她的生活,她生命的重心。

这种反差并没有过多地影响她的心情。实际上,眼前这间阴冷凄惨的屋子是她妹妹朱丽叶目前状况的写照:混乱的生活,破碎的心。

这时,老旧的木质楼梯吱吱嘎嘎地响起来,她意识到朱丽叶起来了。看见妹妹出现在厨房门口,艾丽西亚再一次惊讶于她的美丽。虽是姐妹,自己金发碧眼, 肤白如雪,但朱丽叶却呈现出全然不同的异域风韵。她有着浓密的红褐色秀发,一张精致俊俏的脸,最近一段时间的消瘦越发显出她高高的颧骨和那双明亮的琥珀色 的杏眼。

朱丽叶穿着一件红色的彩线丝绣长衫,底下是一条宽松的黑色棉布裤子,遮盖着她纤瘦的腿。这是她现有的唯一一身衣服了,尽管和一月的气温极不相称。艾丽西亚甚至能看见她光着的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站起来,拉过沉默无语的朱丽叶,给了她一个深情的拥抱。

“亲爱的,”她说,“你看起来要冻僵了。去买几件厚一点的衣服吧,或者我给你带几件我的毛衣来?”

“不用”,朱丽叶说。她耸耸肩,甩开姐姐的胳膊,“有咖啡吗?”

“牛奶不多了,我刚刚看过你的冰箱。”

“没关系,我就喝清咖啡。”朱丽叶走到水槽边,灌满电开水壶,摁下开关。

“嗯……你最近怎么样?”艾丽西亚问道。

“还好。”朱丽叶回答,从架子上取下两只咖啡杯。

艾丽西亚苦笑了一下。“还好”是朱丽叶一贯的回答,用来对付那些试图盘根究底的问题。

文章摘自 《1945年的恋人》 作者:丽雷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古堡 陌路 一家人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