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

电影不是讲出来的,而是拍出来的

文章摘自《侯孝贤电影讲座》
作者:卓伯棠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本书简介:本书是侯孝贤导演2007年在香港浸会大学所做的一系列讲座的记录稿,在书中侯孝贤导演第一次全方位回顾自己的导演经历,细数自己的每一部影片每一段经历,说拍片时的故事,到技术上的细节,谈小津与布列松,论电影的信念与美学。书中有理论,也有心得;有经历,也有掌故,看似闲话,实则不言理而理自至。 [连载内容]

各位好。其实呢,我还是一句老话——电影不是用讲的,电影是讲不通的,基本上电影实际上是要去拍的,你一直拍一直拍,你就会拍出电影来,而且会越拍 越好。然后还有一个眼界,你一直看,看电影、看周遭的事物,你一直看一直看,你就会有一个眼界,所谓的鉴赏力。你有了鉴赏力,你的电影就会有一个高度,这 是很简单的道理,因为你要通过你的眼睛才能交出这个片子。基本上这个看就是一个观察,看事物的方法。

其实我只会拍电影,并没有办法讲得非常清楚。尤其是年轻的时候,通常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就是行比较易,知比较难,所谓的知难行易,那是你在 整个漫漫创作过程中才可以慢慢理解。所以我以下所要讲的东西,你不要以为我是一下就知道这些。不是。它是在我拍了几部之后知道一点,又拍了几部之后知道一 点,知道了一些,但是很快又模糊掉,随着年龄(的增长),拍了更多的片子后,才慢慢清晰起来。就像我们脑子里对城市的map(地图)一样,知识也是有地图 的:意思就是你住香港住久了,脑子里就知道坐什么车到哪里,转什么车,很清楚,慢慢香港就清楚了,可能九龙也逐渐清楚起来。有这样的习惯和记忆之后,你去 内地,去任何地方,在那边都可以很快用你的经验去延伸。拍电影也是这样。所以我讲的这些不是什么特别的道理,是我个人的经验。就像卓老师刚刚讲的,有的人 是从个人经验出发,有的学生可能会问一个问题:我没这个经验怎么办?其实任何形式的经验都可以。像有些人是从电影的共和国出来——像文学一样,有的人从文 学共和国出来,有的人是写他的经验。你们假如看过内地很多当代的作家,比如说阿城、李锐、王朔……这些作家,他们非常清楚他们居住环境周边的每一户、每一 人。但是假使他们要写现代,这样一个老辈作家要写现代都会的人与故事,他怎么写?都会是片段的、距离的,你根本没有办法探测到所有人的状态,你只看到了一 种共通,你能不能描绘这个呢?有的人可以做到,有的人是没有办法的,因为你需要在都会长期的累积,这种所谓的城市文明里面,你慢慢待久了,才会感受到都会 的特色,才会有一种不同的角度,才能捕捉到。基本上,我感觉每个人都有一块自己的领域,这一块你要自己去发掘——怎么去发掘呢,待会儿我会讲,就像我前面 讲的,它是慢慢开始的。

我基本上会给自己一个提问——我为什么会拍电影?而且我凭什么有那个能力和自信说我拍出来就是这个样子,而且我就是喜欢这个样子?前面做的时候你并 没有办法完全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但是你慢慢就会明白。所以会回溯到到底是什么原因形成我会这样拍电影——我只好从头想起。因为要来讲这一课,不得不去想一 想,不然……因为我也陆陆续续有这种讲课的经验,但基本上每次我都是讲讲讲就不知讲到哪里去了,然后回不到那个原定的题目,所以在这之前我还是给自己一个 题目——就是从我自己开始。

文章摘自 《侯孝贤电影讲座》 作者:卓伯棠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LJR Tags: 而是 电影

复制链接 打印

相关讨论

表情